“文化中国”2015微视频大赛|甘露:让我们像“活着”一样去工作吧!


      今天和大家分享的,是摘自《数码影像时代》杂志刊发的《让我们像“活着”一样去工作吧》一文,作者是国内知名纪录片导演甘露。

      每个人都被时间驱逐,闲下来发呆竟也是难得的舒展方式。作为记录者的角色,摄影师需要在工作中保持那份简单、率真的心境,才能捕捉人类的本质。她说,“拍照和”活着“是一样的,让我们像“活着”一样去工作吧!

      最近看了几本有趣的书,其中有摄影家荒木经惟所写的《摄影告白》,里面谈到很多关于摄影的意识,喜欢摄影的朋友可来找我看看。记得荒木经惟说过,“无论是广告或任何的事物,所谓的创造都必须以纪实摄影为起点,而所谓的纪实摄影,就是捕捉人类的本质。纪实摄影,是持续的凝视、然后发现、感动。所谓的接触,就是了解这种时间性。”拍纪录片,感觉、心情、实际情况与现场都很重要。如果总想着“不能错过、必须仔细盯着对方”,这样用力的注视,反而会看不见。这就是我们常常谈到的“用力过猛”吧!

      这让我想起这些年拍摄的时候,调整好心态的重要性。这会让你从容的面对拍摄对象,做一个真诚的观察者,而不是急功近利的窥探者。当你具备一定能力时,心态会决定你的高度。摄影的侵略性是存在的,唯有让对方感受到你的 尊重,才能缓解。这种尊重是一直贯穿下去的,不能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失。有人认为和对方熟悉了就可以“为所欲为”。这是观点恰恰是不敢苟同的,即使对象是一个性格上大大咧咧的人,也不会对拍摄视而不见。这是建立在日渐熟悉,彼此信任的基础上的。但是如果你不是诚心对待,这份信任很快就会因为小小的细节而消失。

      所以作为一个记录者,不要把自己置身为表演者的角色。你不需要跟他表现出刻意的关注而说出寒暄的话,也不需要他对你喋喋不休而去敷衍。适当的倾听,把心放在此刻,以高速运转的脑袋暂时休息下也不是什么坏事。特别是拍摄越多,看起来越有经验,这份心境就越珍贵。我们常常会提到丢失了最初的感动,其实就是丢了这份简单、率真的心境

荒木经惟觉得摄影手法通常比我们想象中深奥,并不是“因为这样、所以那样”的因果关系,而是一种本能一一会让人去尝试,只是因为有趣。“拍照和”活着“是一样的。

      让我们像“活着”一样去工作吧!